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
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
中國扶貧網扶貧聚焦訪談講話
劉永富:這次脫貧要“不留鍋底”
時間:2017-08-07 14:00來源:聯合早報作者:韓詠紅

    中國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接受《聯合早報》專訪時表示,中國幾千年也沒有解決絕對貧困問題,要在2020年把絕對貧困的問題解決掉,到2020年工作會轉向緩解相對貧困,這是一個在中國具有歷史意義的標志。

      “中國最貧困的地方是你自己去不到的地方;你看不到,有時候甚至想不到。”

       采訪剛開始,中國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首先發出以上感嘆,直言中國貧困問題的深度,也表明扶貧工作也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“幫助窮人”那么簡單。

       今年60歲的劉永富年輕時曾經是空軍戰士,先后在勞動人事部、國務院辦公廳、勞動保障部、甘肅省任職,2013年出任國務院扶貧辦主任,對中國的貧困地區與貧困情況有直接而深切的了解。

       他強調,最貧困的地方都是車子開不到,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。“我們經常下去,國家領導人多次到云南怒江、四川涼山、新疆、西藏這些地方去,自己就徒步走兩三個小時。”

       如何幫助這些絕對貧困人口脫貧,是中國脫貧攻堅重任中“最困難”的部分。據劉永富介紹,在現有幾千萬收入在貧困線之下的人口中,偏遠地區赤貧人口數目并不是特別多,但也在1000萬以上。

       2015年,中共中央全會定下目標,要在五年內讓全國7017萬貧困人口脫貧,832個貧困縣全部“摘帽”,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,作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目標。

       消滅絕對貧困,這是中國歷代領導層都曾懷抱、但一直也沒有實現過的理想。按照官方目前的計劃,這個理想即將在2020年,也就是三年后實現。

       劉永富說:“中國幾千年也沒有解決絕對貧困的問題,要在2020年把絕對貧困的問題解決掉,到2020年我們的工作會轉向緩解相對貧困,所以這是一個在中國具有歷史意義的標志。”

       他補充解釋,這不等于說未來中國就沒有貧困了,貧困問題依然會長期存在,政府的脫貧工作也會繼續,但2020年后中國的貧困問題將是相對貧困。“就上了一個層次了,有一個質的飛躍。”

       首次為貧困人口建檔立卡

        而這次扶貧目標與過去相比,最大的不同是“不留鍋底”。

       事實上,自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多次提高國家貧困線,從1986年的年收入206元(人民幣,約42新元,下同),提高到了2014年的2800元,同年在該標準下統計出約7017萬貧困人口。劉永富說:“(貧困人口)現在是4335萬,十八大以來,每年都減少1000多萬。”

       而所謂“不留鍋底”,意思就是說,以往每一次減貧計劃執行到最后都會剩下一批人,這次的任務是要全部脫貧。

       他解釋,過去中國的貧困人口是根據收入狀況統計推算得出,這一次,為了配合精準扶貧工作,國務院扶貧辦在2014年啟動了為貧困人口建檔立卡的浩大工程,把宏觀的數字落實到具體人頭,每一個貧困人口都有了檔案。

       他說:“我們一開始搞也很費勁啊。2013年,根據統計局的統計,還有8249萬貧困人口,經過一年工作下來,建檔立卡多達8962萬人。”

       建檔立卡后的貧困人數比統計局統計的略多,劉永富認為,這符合事實,因為中國的貧困多屬于支出性貧困,如因病致貧,因學致貧等,當事人的收入即使超過了貧困線,但實際生活還是很困難。何況,扶貧辦的標準除了收入外,還要“兩不愁三保障”,即當事人不愁吃,一年四季有自己的換洗衣物,義務教育、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。

       劉永富說:“世界銀行的貧困標準是每日生活費1.9美元,按照購買力平價,中國的是2.3美元,而且我們是2.3美元再加“X”,這個“X”的綜合標準至少也不會低于每日生活費3美元。”

       在第一次建檔立卡后,扶貧辦去年又進行了“回頭看”,動員了縣鄉兩級200多萬人工作了8個月,減去了不符合標準的900萬人,又新增了800多萬人,將建檔立卡工作做得更準確。

       之后,扶貧辦還將進行第三步——到各地“大海撈針”,尋找符合貧困標準的貧困人口,以實際方面幫助他們每一個人脫貧。

       劉永富說:“中國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了,如果還有絕對貧困人口,那(全面小康)就不是真的了。到2020年,貧困線估計要漲到4000元左右,那時候,中國就沒有年收入在4000元以下的人,就是要做到這一點。”

       用扶貧任務倒逼改革

      “農民,就是要讓他開拓眼界、開拓思路,讓他向往幸福、追求更高的生活,不要滿足。人是有惰性的,窮怕了,就不敢想;窮慣了,就等靠要。”

       曾經在西部經濟欠發達的地區工作,如今有主管脫貧攻堅,劉永富對記者指出,扶貧首先是個觀念的問題,其次是要幫助貧困人口提升能力。政府為此推出了多方面的舉措。

       至于脫貧資金問題,他介紹:“總體上講,現在的錢是大量增加,而且是大量往下邊(基層)走。我們的監管也有一些變化,好的變化就是總體上對資金的管理在加強,現在縣以上敢動、貪污浪費扶貧資金的人是大量減少,問題主要發生在鄉和村兩級,有些蒼蠅。但是我們嚴查嚴管,發生了嚴肅處理,不讓他得到好處。”

       中國政府在扶貧問題上投入了大量的力度與資源。就扶貧資金規模而言,2016年全國各方面的投入比2015年又增加了一倍以上,資金包括政府的、政府性的、金融領域的以及社會與企業資源。

       劉永富如數家珍地一一道來:2015年中央財政撥出的扶貧資金達600多億,省級財政500多億,市級財政400多億,僅是中央、省、市縣財政的專項扶貧資金,合計就有1600億。除此之外,地方上還在整合資金、投入基礎設施的地方債務,扶貧小額信貸。以扶貧小額信貸為例,2015年其規模是1100個億,2016年大幅增長到2800億。

       資金增加后,如何將資金用好,成了新問題。

       對此,劉永富強調,干部要敢擔當,敢負責,只要不貪污腐敗,容許試錯;而如果資金用不好,脫貧攻堅任務不僅完成不了,還養了懶漢,造成了腐敗,影響更壞。

       其中尤為關鍵的是,政府以系列政策的目標,是要通過扶貧來增加社會的財富總量,讓民眾共同參與創造財富。劉永富強調,在提高貧困地區的生產能力的同時,也要加強思想工作,改變地方陳規陋習,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,形成先進的思想理念。

       就這一點,就記者此前在內蒙古采訪時具體所見,脫貧的民眾不只是物件條件改善,他們的精神面貌、生活衛生都有了提升,對未來也更有信心與想法。

       劉永富說:“脫貧攻堅是以脫貧攻堅為抓手,倒逼產業發展,加強我們基層的建設,綜合運用政策。實際上,我認為這是農村的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舉措。”

      “純粹就扶貧做扶貧,這個任務不一定能完成好,我們要進行的是全面、綜合的治理,把這個任務完成了,建立一種長效的機制。

      “有的人不理解,光扶貧不發展,能扶貧嗎?但是倒過來說,你連貧困問題都解決不了,能發展嗎?解決貧困問題的任務就是倒逼你去想辦法發展。我們的貧困地區種馬鈴薯、中藥材、養牛養羊,都是從扶貧做起來的,這就是倒逼機制。”



責任編輯王獲羽
標簽國務院扶貧辦    劉永富    
扶貧聚焦
參與互動
010-67101700
公共微信
  • 友情鏈接
關于我們| 網站介紹| 管理團隊| 歡迎投稿| 網站聲明| 聯系我們
主管: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: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:《中國扶貧》雜志社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共濟大廈15層 郵編:100028 熱線電話:010—67101700
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扶貧網:XXX(署名)”除與中國扶貧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
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我們聯系。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扶貧網)”的作品,均 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京ICP備18061949號—1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
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博发线上 单双必胜法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重庆时时彩怎么算大小 时时彩计划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广州河北 龙虎押注技巧稳赢 244彩票送彩金app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走势图